誓言无声让天山作证 英雄光辉照亮前行之路

2018-12-13 作者:admin   |   浏览(76)

  (浙江日报记者 翁浩浩 钟卉)绵延1700公里的天山,圣洁巍峨,令人流连。

  在天山深处一个深邃的洞穴口,垒砌的山石格外醒目:它好似一位深情汉子,守望着辽阔的疆土,又像一个特殊坐标,诉说着悲壮的故事。

  这里,镌刻着51岁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公安局副局长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生命中最后的痕迹。2015年10月13日,他带着民警和牧民搜捕暴恐分子,不幸遭到偷袭,为保护牧民而壮烈牺牲。

  悲伤的同事在他鲜血流淌处垒起山石。那山石,如同他本人一样,成为矗立在大家心中的丰碑。

  从警31年来,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屡破大案要案,曾获“全国打击暴恐活动先进个人”“全疆优秀人民警察”等荣誉称号。牺牲后,他被追认为烈士,并被追授“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优秀员”荣誉称号。

  5月9日,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先进事迹巡回报告会在杭州举行。从天山南北,到钱江两岸,英雄的赞歌再一次响起。

  在阿克苏地区公安局一楼大厅,电子显示屏上仍能看到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的身影:他头戴棒球帽,脖间挂条白毛巾,右手拄棍,肩背行囊,外衣已被雨雪淋透,在艰险泥泞的山路上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大山深处。

  这段视频,是随警作战的地区公安局宣传科副科长杨威拍下的。那是2015年中秋节后第二天凌晨,对暴恐分子的搜捕正紧锣密鼓进行。天飘大雪,气温骤降,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已经在山里搜寻了一夜,布置完工作后,连口热水都没喝又匆匆上路。杨威一时心酸难忍,就拍下这段画面,不想却成了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生前最后的影像。

  “每次看到视频中的买局长,就感觉他并没有走,我多想再跟他说说话,哪怕一句也好”在记者面前,地区公安局一位民警泣不成声。

  2015年9月18日凌晨,阿克苏地区拜城县发生一起严重暴力恐怖案件,暴恐分子疯狂砍杀无辜群众,并伏击出警的公安民警,造成多人伤亡。

  一场艰苦卓绝的搜捕战随即打响:方圆1300平方公里,海拔2500米至4600米,山坡洞多缝多,悬崖断壁横亘。山里时常雨雪冰雹交加,昼夜温差将近30℃,白天一身汗,晚上彻骨寒。而暴徒随时可能出现,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和同事们每前行一步,都可能遭遇一场你死我活的拼斗。

  “每到地形复杂、情况不明的路段,买局长就会悄悄走到队伍的最前面,我们赶上去让他靠后一些,他却笑着说,要真遇上暴徒,我比你们有经验。”地区公安局特警队员杨烨回忆。

  10月13日中午,根据牧民提供的线索,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带着民警和牧民向导进入芒里克山区搜查,不料意外发生:由于地形复杂,4名牧民被狡猾的暴恐分子劫持。为救出牧民,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只身闯入暴恐分子藏身的洞穴,终因寡不敌众,壮烈牺牲。

  至今,脱险的牧民仍清晰记得那壮烈一幕。“你们缴械投降吧,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你们不是要找警察吗?我就是警察!”“你们要杀要砍冲我来,放开他们!”面对暴恐分子的砍刀,他用手臂护住牧民,大义凛然地怒吼。

  暴恐分子的凶残行径,彻底激怒了善良的民众。上万名牧民自发进山参与搜寻和围捕,公安机关及时调整警力部署和围捕重点,最终全歼暴恐分子。“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用他的生命,为最后的胜利指明了方向。他是真的勇士、真的英雄!”地区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江山说。

  当胜利的消息传来,大家再也无法克制情绪,相拥而泣。这泪水,是一种欣慰,正义终能战胜暴行;这泪水,更是一种痛,因为他们永远失去了并肩战斗的好领导、好战友。

  虽然自加入警队的第一天起,每个民警都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但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的离去,还是让同事们无法接受。地区公安局警令部副主任刘茂林就是其中之一。

  他还记得,2015年10月8日晚上,公安局开完“918”暴恐案件案情分析会,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对他说:“茂子,给我一顶帽子吧,晚上太冷,山风吹得我头疼得不行。”第二天,刘茂林便给他拿来一顶58号的作训帽。“这帽子太小了,你欺负我头大是不是?”他笑着说。“哦,我再去换一顶特大号的帽子。”刘茂林不好意思地说。谁曾想,这和蔼的笑容竟成永诀。

  寒暑31载,当年的青葱少年,而今华发丛生。坚守在打击暴恐第一线,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几乎倾注所有。

  1996年,在侦破温宿“210”暴恐案件时,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和同事吃干馕、喝冰水,艰苦蹲守,终于将最后一名暴恐分子抓获。“我认得你,等我出去,早晚收拾你们!”接受审讯时,暴恐分子叫嚣。“有我们在,你翻不了天!”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义正辞严。

  有时,咬住一个线索,不吃饭、不睡觉也要查个水落石出。2012年7月,他经过细致调查,发现某村的宗教活动有些反常,便与该乡镇负责人沟通。有人认为这是捕风捉影,但他没有放弃,带领民警经过近3个月明察暗访,一举打掉了两个暴恐团伙。在侦破一起案件时,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近一星期没睡过囫囵觉,带着民警头顶酷热、忍受蚊虫叮咬蹲点守候。年轻民警心疼他,恳求他回去等消息,他却笑笑说:“我是母鸡,你们是一群小鸡,哪有母鸡让小鸡单独行动的?”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五个晚上,嫌疑人落网。

  有时,连“对手”也会对他肃然起敬。温宿县村民艾某曾因参与非法活动被判刑,对公安民警怀有“深仇大恨”。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多次上门找艾某谈心。起初,艾某闭门不见,他就站在门外劝导,逢年过节带礼品嘘寒问暖。真情面前,铁石心肠亦会动容。一年后,艾某主动找他反映暴恐线索。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立即带领民警秘密侦查,成功打掉一个宗教极端团伙,抓获涉案人员63人。

  誓言无声,却愈发扣人心扉。31年来,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成功侦破了近百起暴恐犯罪大案要案,多次挫败了暴恐分子准备实施爆炸恐怖活动的图谋,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

  时隔半年多,阿克苏地区公安局办公楼的813办公室,那个曾经留下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太多印记的地方,仍是很多民警内心过不去的一道“坎”。对他的思念,犹如天山脚下的塔里木河一样绵延悠长。

  生活上,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是个很简朴的人,这在他工作过的地方早已不是秘密。

  “和买局长相处两年多,我没看到他穿过一件高档衣服。”地区公安局驾驶员苏江对记者说,侦破“918”暴恐案件时,他天天爬坡过坎,鞋子都磨破了,还将就着穿。地区公安局负责人看不过去,就掏钱给他买了一双登山鞋。

  对自己苛刻,对群众却很慷慨。2005年,他在温宿县公安局担任副局长,在侦破一起案件时,得知恰克拉克乡8村村民阿布都热合曼和妻子体弱多病,两个女儿年纪又小,一家人过得艰难,便时常给予经济资助,有空还去帮忙干农活。10多年来,甫哈拉社区的孤寡老人阿提卡木,得到了他犹如儿子般的贴心照料。当得知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牺牲的消息后,老人突然沉默了。许久,他淌着热泪说:“老天不公啊!”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会做同一个梦。梦里,我在大山里疯狂地找爸爸。”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的女儿喀伊热买买提江说。当看到爸爸静静躺在那里,才19岁的她感觉天都要塌了那个“眼睛明亮,笑起来眯成月牙”的爸爸,此刻是如此冰冷陌生。

  父女俩最后一次相处,还是在去年9月。9月6日,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陪女儿到乌鲁木齐大学办理入学手续,买衣服和生活用品,一起度过了3天的快乐时光。临别那晚,喀伊热突然哭起来:“爸爸,这是你第一次陪我这么长时间。”“傻孩子,爸爸以后陪你的时间长着呢!”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回答。

  “起初,我觉得爸爸太自私,常扔下妈妈和我们姐妹不管,但我现在明白了,他是一名人民警察,爸爸要保护的是一个大家,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将来,我也要当一名警察,穿上爸爸最挚爱的警服,完成他未竟的事业。”喀伊热买买提江说。